军民融合大有潜力,商业航空迎来机遇

  • 日期:01-09
  • 点击:(1762)


为了抢占中部地区核心金融资源,增强武汉经济开发区在湖北省金融格局布局中的战略地位,2018中国产业资本创新一体化发展论坛应运而生。论坛于2018年11月21日举行,由武汉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和武汉市财政局主办,青科集团、武汉经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和武汉经济发展产业投资基金主办,湖北省风险投资协会协办。现场组织“主题论坛、行业对话、武汉基金城揭牌”等环节,邀请知名基金经理、风险投资机构、高成长企业和企业家汇聚智慧,探索科技、产业、创新和资本融合发展的机遇。推动武汉经济开发区产业和资本发展,实现区域产业创新发展的“角落赶超”,成为武汉市引领产业升级和创新创业的龙头。

会上,联创永轩首席执行官兼执行合伙人高宏庆、中航国际投资总经理宋兵、宜春资本执行董事王涛、鼎兴量子高端设备业务主管/合伙人叶舞楠、军创资本军工事业部首席执行官徐平在《商业航空“硬科技”存在哪些机遇?》前后进行了对话。盘古资本创始合伙人、盘古创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徐平主持了对话。以下是投资界编辑的对话记录(身份证号:学究2012):

徐平: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我们比赛的主题是航空航天技术,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项目。春节期间,美国商业火箭的成功发射给了我国私营企业一记强心针,特别是过去两年刚刚出现的火箭企业。请先自我介绍一下。然后,我将谈谈它起源于太空和航空领域的一些原因。

高宏庆:大家好,这是一个科技创新的时代,所以我认为这是科技人才投资的春天。我们共同创造永轩,在一些所谓的硬技术和高技术上有更多的布局。事实上,以色列国防和民用技术的结合做得最好,这值得今天研究。

宋冰:我很高兴和你分享这个话题。我们的AVIC国际投资是AVIC国际的战略投资平台,也是新业务的孵化平台。定位是在国防和民用技术一体化的背景下,围绕AVIC和AVIC国际的工业和技术链培育一些新业务。自2015年以来,我们对投资模式进行了一些改进。以前,直接投资是主要方法。后来,我们按照国际惯例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通过投资孵化了新的企业。我们将系统中的一些优势与面向市场的优势结合了大约四年。稍后我们将进一步介绍它们。

王涛:大家好,我是王涛。我来自一个乡村首府。让我们先解释一下我们村的首都。这不是日本企业。这个村庄来自世界上第一个村庄花溪村。目前,我们的经营规模约为150亿元人民币。智能制造、新能源和大量芯片消耗都是我们关注的领域,商业航空也一直在关注它们。今天,也提到了硬技术,但我认为很难定义硬技术。它可以创造价值,体现产业链中的一些技术。它应该都属于硬技术。我们以后会有深入的交流。

吴冶楠:大家好,我来自丁星量子。公司成立之初,面向国内高科技和高技术产业。我们现在的规模大约是70亿元。主要投资方向是高端设备智能制造,包括智能制造。谢谢大家。

许可:大家好,我来自骏皇资本,在总装厂工作了18年。我已经和航空联系了20年,所以我对航空和太空有着深刻的理解。我还参与了国家杀手装备的开发。我仍然对航空和航天领域的国防和民用技术的整合有所了解。我会在

宋兵:从航空的角度来看,飞机是一个制造业,国家也有非常明确的投资模式。放眼世界,我们可以学习美国在国防和民用技术集成方面的一些先进经验。前一段时间,中国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组织,主要是针对华南地区的高科技企业,而美国则专门针对硅谷进行了一些初步投资。此外,从国防和民用技术一体化的角度来看,关键是投资方向。例如,我们关注半导体,与之匹配的集成电路是关键方向之一。我们投资的项目也必须是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一方面,我们可以验证它的水平,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解决供应链中的一些问题。

允许:人们开始理解国防和民用技术的融合。习主席在2013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到了这一点。事实上,在20世纪80年代,出现了一场巨大的军事变革浪潮。这个国家的战略改变了。军事变革之路非常艰难。许多企业倒闭了,但有些幸存了下来。后来,从2010年起,大量案件出现,一些私营企业进入军事市场。

王涛:我们从民营企业改革开放的角度考虑国防和民用技术的整合。军品代表企业技术上有能力,但在民间市场不一定有好机会,因为军品具有小批量、多批量的特点,仍然难以满足实际需求。

高宏庆:军工和军民融合都有独特优势。事实上,许多行业都有这种情况,比如芯片、传感器或一些新材料,上游和下游都集成了国防和民用技术。

叶舞南:我想补充几句关于我对投资国防和民用技术集成的感受。事实上,我认为国防和民用技术集成的概念非常大。国防和民用技术的真正融合应该利用企业的技术使一些作战装备在性能上有跨越式的提高,如应用于新芯片技术、新材料等。然而,另一方面,这个企业有必要有一个良性循环。对于投资来说,一个真正能够大规模发展的企业如果想达到更高的水平,仍然需要在市场上有一个应用端。因此,有必要突破和完善成品。这是一个从技术研发到产品开发的迭代过程。

徐平:每个人都提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扩大规模。我想介绍一个案例,我在2011年看到一家航空企业。人们没想到我们会投资这样一个企业。当我们投资时,我们第一次召开了股东大会,但是利润很高,第二年的毛利也很高。我认为航空业的机遇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当新产品生产出来时,也就是说,当新数据被迭代时,尽管数量很少,但它们可以很快着陆。

吴冶楠:有些产品研发周期很长,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军工产品的第一个要求是稳定性和可靠性,所以很难更换每一个项目,包括更换进口芯片,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的军事技术升级。

徐平:由于今天时间有限,我希望有另一个机会和几位客人分享。谢谢你。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