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国植保无人机需求量或达10万架

  • 日期:01-20
  • 点击:(1660)


当今,随着我国土地流转和土地集约经营趋势的加快,新型医疗器械的开发和应用势头越来越大。植保无人机可以说是过去两年制药机械行业最具吸引力的产品。

12月8日至9日,将举办2015中原漯河现代农业装备及农业机械展览会,聚焦现代农业机械及装备在中国农村经济、农民增收和农业增产中的作用。

事实上,近年来,全国各地都在积极开展植保无人机的研究和应用。今年第17届深圳高新技术交易会和第31届中国植保信息交流暨农药机械交易会发布的信息显示,植保无人机最有可能率先形成一个工业规模的市场。

需要发展

作为一个农业大国,中国有18亿亩基本农田,每年需要大量人员从事农业植保作业,而中国每年农药中毒人数为10万。没有关于农药残留和污染造成的死亡人数的官方统计数据。

与此同时,农村中青年劳动力逐渐稀缺,劳动力成本日益增加。年轻人不愿意喷洒杀虫剂,因为它们对人体有害。该植保无人机可以远程操作,避免了喷洒人员接触农药的危险,保证了喷洒作业的安全无锡汉河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文健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近日,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分别在新疆石河子市和阿克苏区召开棉花无人机飞行控制技术应用现场观察会议。无人机飞行控制在棉花上的显示技术和应用效果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据估计,这项技术成本低,通过无人驾驶直升机喷洒可以节省至少50%的农药用量。预防效果好,作业高度2-4米,漂移小,转子产生的向下气流有助于提高雾流对作物的渗透;效益高,每小时可防治40~60亩;方便安全,垂直起降,无特殊起降机场,悬停在空中,遥控操作,确保喷涂工人的安全。

“无人机植保在水田作业、高秆作物和处理爆炸性病虫害方面显示出突出优势。它还能应对农村劳动力的减少,近年来发展迅速。”沈文健说,然而,中国对植保无人机及其应用技术的研究仍然相对落后。

2014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加快土地流转,形成农业合作社和农场形式的大规模种植,增加农业机械化需求。今年2月,农业部发布了《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要求取消传统的喷洒工具,并在主要作物的整个生产过程中促进机械化作业。2016年,将有500个试点县重点推广高效植物保护设备。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在中央政府出台相关补贴政策后,河南、福建、山东、江苏、浙江等省开始实施省内补贴试点项目。例如,河南省财政列出补贴购买飞机的专项资金,农民或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将享受全省财政专项资金补贴的三分之一和农机购置补贴的三分之一。

根据中国农业机械流通协会的调查,农业机械合作社组织、大型粮食生产者、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在主要消费者中的比例正以年均15%的速度快速增长。新形势下新型农业学科的兴起和农资市场的一系列变化,都为中国农用飞机业务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工业化探索

据了解

然而,中国和日本的情况也不同。日本的田际水泥机耕制度相对完善,农民收入相对较高,每亩喷洒收入是中国的10倍。因此,日本选择起飞重量为110公斤的雅马哈油动力无人机(Yamaha Oil-power UAV)作为植保无人机,可以达到野外作业,较长的停滞时间减少着陆和起飞次数,从而降低事故率,提高作业效率。

沈文健认为,对于中国的植保无人机来说,有必要达到一定的载药量和停滞时间,以满足中国野外作业的经济需求,也有必要满足中国复杂的土地条件的要求,包括复杂的山脊、沟渠、林带、野外电线等。

“超过100公斤的起飞重量和无人机的价格在现阶段不适合中国市场。”沈文健告诉记者,现阶段实际的飞机是一架工程用油动力无人机,载药量为10-15公斤,起飞重量约35公斤。

据报道,2007年,中国已经实现了一种用于植物保护的商用无人飞行器,载药量为10kg,停滞时间为15分钟。农药喷洒效率可达每天200-400亩,标志着中国无人机植保工作的一个里程碑。到2013年,无锡汉河航空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载药量为15公斤的cd-15无人机,进一步提高了中国植保无人机的作战能力,使其更有可能达到每天300-500亩农药喷洒效率的目标。

随着土地流转和每亩喷洒收入的增加,对高载药量无人机的需求将逐渐显现。据江苏大学现代农业装备与技术重点实验室邱白静教授介绍,为了应对日益增多的大地块和更高的劳动力成本,2015年后,对载药量在15-20公斤的无人机的市场需求将越来越明显,而载药量超过20公斤的无人机的需求将在2020年出现。据不完全统计,已有100多家企业在农业领域形成产品销售。农业市场对无人机的需求很大,随着政府的推动,一些农药生产企业、服务组织和合作社都涉足了农业无人机领域。

植保无人机的出现确实改变了我国农药控制的现状。然而,在车型逐渐丰富、应用范围广、推广速度快、技术研究越来越深入的背景下,江苏植保站站长田华子指出,无论哪种植保无人机,都要注重可靠性、稳定性和安全性。目前,整个行业仍有许多技术难题需要克服,在政府补贴、产品识别和安全事故处理等方面还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薛新宇表示,一方面,在农业无人机方面,农业行业标准《农业遥控飞行植保机安全技术要求》已经完成,正在起草征求意见,但中国尚未发布行业标准。另一方面,农业生产面临许多问题。首先,旋转翼容易造成人身伤害;第二,电池和燃料意外着火。三是高浓度药液引起的人员中毒;第四,它超出了有限的操作区域。

在沈文健看来,无人机飞行控制是加速中国农业现代化实现的助推器。植保无人机、飞行控制器和农药构成飞行控制系统的三大要素。日本是无人飞行器飞行和防御最成熟的国家。目前,有3000多架无人驾驶飞行器在野外作业,多名飞行员。中国的水稻面积是日本的28倍。据估计,到2020年,中国将需要10万架无人驾驶飞行器进行植保,需要40万名无人驾驶飞行器植保人员。

“无人机工厂保护是一个可以扩展的行业

牛师傅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