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癌症死亡率凭什么提速下降?数据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 日期:02-24
  • 点击:(558)


为什么美国的癌症死亡率会创下新低?

美国癌症协会(ACS)每年统计美国各种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并在《CA: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公布结果。这是一份重量级的医学杂志,在学术领域有很大的影响力。学术影响因子远远高于着名丹尼尔期刊《自然》、《科学》和《细胞》的总和。

因为数据的统计需要时间,所以报告中公布的数据包括了当年癌症发生和死亡的预期数字,以及三年前的实际数字。

今年的报告于1月8日发表。该报告的亮点是美国癌症死亡率的空前下降:自1991年以来,所有癌症的总死亡率每年下降约1.5%,但从2016年到2017年,死亡率下降了2.2%。

美国的癌症死亡率在1991年达到顶峰后开始下降。以1991年的癌症死亡率为参照,美国的癌症死亡率下降了29%。由于死亡率的降低,从1991年到2017年,美国共有290万人被阻止死于癌症。

因为许多人都很担心,所以许多公众数字都报道并解释了报告中的美国癌症数据。

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重复这篇报道。我只想从一个独特的角度有一个深刻的理解:是什么导致了美国癌症死亡率的下降?

这个角度是预测和实际癌症死亡之间的差异。

2这两种癌症的死亡人数远低于预期。

在2020年的报告中,ACS公布了2017年几个最危险癌症的实际死亡数据[1]。

在2017年的报告中,预测了今年的癌症死亡人数[2]。两份报告的作者完全相同,数据分析的方法也完全相同。

预测是基于癌症发生和死亡数据的历史趋势的统计分析方法。由于已经有近40年的数据积累,预测的数学模型应该是稳定的,预测值应该是相对准确的。

然而,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是有距离的,预测值和实际值之间会有一些差异。

比较这两篇文章的数据,我们可以了解2017年的预测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让我们谈谈一些更危险的癌症。在男性和女性中,五种最危险的癌症略有不同。男性死亡率高的癌症是肺癌和支气管癌、前列腺癌、结肠直肠癌、胰腺癌和肝癌。女性死亡率高的癌症依次是肺癌和支气管癌、乳腺癌、结肠直肠癌、胰腺癌和卵巢癌。

在这七种癌症中,肺癌、支气管癌(以下简称肺癌)和肝癌尤为突出:患者的实际死亡人数明显低于预测值。相比之下,其他癌症的实际死亡人数高于预期。

为什么肺癌和肝癌“一枝独秀”,实际死亡率低于预测值?

3新的抗癌药物给肺癌一个“迎头痛击”

正如报告中所说,美国癌症死亡率迅速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肺癌死亡率下降得太快了!

从2008年到2013年,男性肺癌死亡率的年下降率为3%,但从2013年到2017年,年下降率上升到5%!

然而,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2017年肺癌死亡的实际数字低于预期。事实上,这应该是一个相对突然的原因和最终的驱动力,它导致了肺癌死亡率的加速下降和低于预期的实际死亡率。

在美国,由于持续的反吸烟运动,肺癌的发病率持续下降,但这是一个相对长期的过程,而不是突然的原因。

虽然肺癌的发病率有所下降,但肺癌的绝对发病率不一定会因为总人口的增加和年龄比例的变化而下降。

对比2016年和2019年的肺癌病例数(两者均为预期值),男性减少了0.6%,而女性增加了6.6%。

事实上,除了男性肺癌和女性卵巢癌外,其他癌症的发病率也在增加。

显而易见,发病率的下降并不是实际死亡率低于预期的最重要原因

用于治疗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对克唑替尼耐药的患者)的吉卡地亚(ceritinib):

Lynparza (olaparib):用于BRCA突变的卵巢癌;

2015年,在新批准的癌症新药/适应症中,有7种与这7种癌症有关:

阿莱森萨(阿莱替尼):治疗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对克唑替尼耐药的患者);

Ibrance(palbocilib):治疗雌激素受体阳性和雌激素受体2阴性的晚期乳腺癌(联合来曲唑);绝经后);

keytruda (pembrolizumab):帕金森病L1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二线治疗

lonsurf(三氟丙啶和替匹西啶):有转移的结直肠癌;

Opdivo(nivolmab):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包括鳞状和非鳞状)的二线治疗;

Portrazza (necitumumab):治疗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

Tagrisso (osimertinib):用EGFR T790M突变治疗非小细胞肺癌;

2016年,在新批准的新癌症药物/适应症中,有5种与这7种癌症有关:

Ibrance(帕洛昔布):激素受体阳性而HER2阴性的乳腺癌联合化疗(氟维司群);

Xalkori(crizotinib):用于治疗ROS1阳性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

Atezolizumab (Tecentriq):非小细胞肺癌伴转移,化疗后二线治疗;

keytruda (pembrolizumab):帕金森-L1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

Rucaparib(Reducaca):用于治疗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化疗后的三线治疗

从2014年到2016年,这三年共批准了14种新药/新适应症,其中9种用于治疗肺癌!其中,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O和K药物(Opdivo、Keytruda),以及针对EGFR、ALK、ROS1、BRAF等基因突变的靶向药物。

绝大多数肺癌是非小细胞肺癌。免疫疗法和靶向治疗基本上涵盖了所有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尽管单一药物免疫疗法需要帕金森病L1表达,但即使患者没有帕金森病L1表达,也可以使用联合免疫疗法的化疗。

有人说:在你花时间的地方,你可以做你自己!

我想说:在新的抗癌药物出现的地方,癌症死亡率会迅速下降!

因为大多数新药都集中在肺癌方面,所以对肺癌的治疗非常有效,可以说是对肺癌的全面“迎头痛击”,直接改变了肺癌死亡的历史趋势,逆转了肺癌死亡的预测值。

从病例数和死亡数来看,肺癌牢牢地排在第一位。由于市场相对较大,它所受到的关注程度自然也相对较高,它成为新药研发的风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像肺癌这样的新药不会光顾其他癌症。对于其余五种适应症的新药,卵巢癌和乳腺癌分为两种,结直肠癌分为一种。

Ibrance,一种治疗乳腺癌的新药,是一种CDK4/6抑制剂。在检查了具体数据后,即使没有使用倍硫磷,常规内分泌治疗的效果已经非常好,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为33.3个月。加入倍硫磷后,总生存期增加到37.5个月。由于总体生存基数较大,几乎为3年,因此倍硫磷的增加相对较小,显然不容易逆转乳腺癌死亡的预测数量。

虽然有一种治疗结直肠癌的新药隆苏尔夫(三氟尿苷/替嘧啶的复方制剂),但它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在临床试验中,隆苏尔仅将总生存期从5.3个月提高到7.1个月。虽然整体生存基础相对较小,但隆苏尔的生存优势有限,只有1.8个月。药物作用也很难逆转预测的结直肠癌死亡人数。

两种卵巢癌新药都是PARP抑制剂,2017年之前获得的批准仅限于接受多线治疗的患者,并且仅限于BRCA基因突变的患者。因此,即使这两种新药对卵巢癌的整体治疗作用不大,卵巢癌的死亡率也不会低于预测值。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后,PARP抑制剂已被批准作为卵巢癌二线治疗后的维持治疗,不再局限于BRCA突变患者。也许在未来几年,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逆转

事实上,虽然没有直接治疗肝癌的新药,但有可以减少肝癌发生的药物。

在美国,2013年至2016年间,约有240万人是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3]。丙型肝炎感染后,如果不治疗,会出现三部曲:肝纤维化、肝硬化和肝癌。因此,丙型肝炎感染是肝癌的重要原因!

如果丙型肝炎感染可以消除,肝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就可以降低,就会产生“釜底抽薪”的效果。

可以治疗丙型肝炎的抗丙型肝炎病毒药物(DAA药物)已经出现。猜猜它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2013年12月。

此后每年都有新药出现:

2013年12月:索瓦尔迪获得批准;

2014: Harvoni获得批准;

2015:达克林萨获得批准;

2016: Zepatier,Epclusa获得批准;

2017: Vosevi,Mavyret获得批准。

有数据支持“把水壶从水壶里拿出来”的理论吗?

有!201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对于感染丙型肝炎病毒的肝细胞癌患者,如果用抗病毒DAA药物治疗,死亡风险可降低77%[[4]。

该研究调查了美国和加拿大的31个医疗中心,共有797名患者,其中383人(48.1%)接受了抗病毒治疗。仅仅接受抗病治疗并不能降低死亡风险。只有在治疗后体内病毒浓度明显降低的患者,死亡风险才会降低。这进一步说明了治疗丙型肝炎对于降低肝癌死亡率的重要性。

该调查结果完美解释了为什么2017年肝癌的实际死亡统计数据低于预期。这也表明DAA丙肝药物确实是一种颠覆性和创新性的药物。

当然,丙型肝炎感染并不是肝癌的唯一原因,从病毒感染到肝癌发作通常需要10年以上,所以虽然治疗丙型肝炎的新药已经上市好几年了,但肝癌的发病趋势并没有逆转,实际发病率仍然高于预期。

5当然,抗癌不能仅仅依靠新药。

新药在逆转肺癌和肝癌死亡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只要有新药,一切都不是问题。

以肺癌为例。事实上,美国一直享受着戒烟的好处。这场运动始于20世纪60年代。由于吸烟的深远影响,戒烟运动的红利落后了约30年,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显现,导致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持续下降。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戒烟带来的历史趋势,仅靠新药就能扭转趋势吗?

这就像在一个歪瓜上剥枣。即使你把美容功能发挥到极致,你也不能给仙女拍照。

所以,不要期望一只手吸烟,另一只手吃药,这样会和癌症共存。

对于肝癌,即使丙型肝炎可以治愈,也不是所有的丙型肝炎都能治愈。事实上,预防更重要。

因为丙型肝炎和乙型肝炎有相同的传播途径,一些丙型肝炎患者也感染了乙型肝炎。根据目前的临床治疗情况,一旦丙型肝炎被DAA药物治愈,乙型肝炎感染就会反弹,意思是“压葫芦,浮葫芦”。

对于乙型肝炎,不仅目前没有疗效的药物,而且这种病毒的感染会导致肝硬化和肝癌。

因此,预防疾病应该放在第一位,然后我们可以期待有好的药物可以治疗疾病。

对于癌症,只有通过预防和治疗,逆转才能成为一种新的趋势,而不是暂时的波动。

references:

1.siegel,r.l .k.d.miller,a.jemal,cancer statistics,2020.ca cancer jclin,2020 .

2.siegel,r.l .k.d.miller,a.jemal,Cancer Statistics,2017 .《癌症杂志》,2017年。67(1):p。7-30。

3。Hofmeister,M.G .etal .估计2013-2016年美国肝炎病毒感染的患病率。《国际肝病》,2019年。69(3):p。1020-1031。

4。新加坡航空公司。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直接作用抗病毒疗法与有肝细胞癌病史的患者的生存率增加相关。胃肠病学,2019年。157(5): p. 1253-1263 e2。

(版权声明:本文是凤凰城的独家版权。它首先发表在《峰峰商报》上。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作者:张,笔名“姜科”。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和实验医学系研究副教授,研究领域:靶向癌症治疗和免疫疗法。科普书籍作者:《吃什么呢?舌尖上的思考》,《如果舌尖能思考》。可以谈论医学研究的前沿,也可以讲述最流行的故事。仅提供科普知识、具体的诊断和治疗计划。请信任普通3A专科医院的医生。)

丁香五月啪啪,激情综合,色久久综合网,桃花影院,夜夜骑天天草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