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合作社多元化发展提供法律支撑

  • 日期:01-20
  • 点击:(1908)


建议:

明确农民是成员单位

增加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内容,作为对合作社的贡献。

在NPC和CPPCC会议上,包括NPC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委员张小山在内的30名代表共同提出了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议案,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张小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实施7年多以来,有些方面已经不能满足实际发展的需要,迫切需要修订《农民专业合作社法》。

张小山说,随着农村分工的深化和农民分化程度的加快,农民的合作愿望越来越强烈,对合作内容、合作层次和合作领域的要求也越来越多样化,促进了农民合作形式的多元化发展,出现了社区股份合作、土地股份合作、信用合作、股份合作等多种类型的农民合作社。然而,这些类型的合作社突破了专业合作社的界限,超出了《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调整范围。要尽快修改《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增加法律调整的对象,为多元化、多类型农民合作社的发展提供法律依据。一些合作社存在管理不民主和金融体系不健全等突出问题。要促进农民合作社的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建立和完善相关监管制度。

修改法律的建议的关键是什么?张小山表示,应主要关注法定名称、成员定义、承包土地经营权的定价和贡献、合作社联盟以及合作社内部的信用合作。

张小山认为修改社员定义的基本点是尊重社员的多样性,但底线是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的农民是主要社员。立法和修正案支持的权利主体首先是农民,他们有权承包家庭管理和经营农业。他们的收入主要来自农业,也包括一些直接从事初级产品生产或农业服务的农业企业。由于现行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没有明确规定农民成员是自然人还是家庭成员,因此在实践中对这一问题的理解和操作存在一定的差异。有些合作社以自然人为成员,有些以农民为单位为成员,导致有些合作社按自然人分配投票权。治理机制偏离并影响了内部利益关系。明确家庭是单位成员有利于与农村家庭承包经营制度的一致性。此外,随着城乡户籍制度改革的推进,未来的农民只是一个职业的体现。为了继承本法最初界定的农民成员的权益保护,修订提案将农民成员界定为“拥有农村集体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权的承包经营者”。关于国有农场的参照和适用,修订后的提案草案规定,“由国有农场工人及其承包经营的家庭设立的农民合作社应参照本法执行。”

关于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定价和贡献,张小山认为,随着农村家庭承包经营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发证的深化,农户承包土地的权力越来越大,利用土地承包经营权出资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的现象越来越普遍。为了保护农村家庭承包经营者在合作社中的利益,改善合作社的出资结构,修订后的提案草案增加了承包土地经营权的内容,作为对合作社的出资。

关于联合社会

面包店里的小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