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作物大面积种植的生态风险亟待研究

  • 日期:01-20
  • 点击:(1808)


2011年,发展中国家转基因作物的面积首次超过发达国家。然而,应该指出,发展中国家生产的大多数产品来自发达国家。确切地说,发达国家正在缩小并扩大到发展中国家。这一点应该清楚理解。

转基因生物技术,特别是在栽培作物中的应用,给生产者带来了更好的经济效益。然而,关于大规模应用转基因生物技术风险的讨论从未停止。消费者对转基因产品(主要是食品)的安全性和接受度在世界(包括中国)仍有争议。放眼世界,转基因技术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开发者、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博弈。到目前为止,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基本上不是为了增加产量,而是通过降低田间管理成本间接惠及生产者。相反,一些研究表明外源基因的插入对作物产量有负面影响。考虑到转基因技术和转基因作物商业化释放的潜在风险,有必要认真研究转基因技术在确保粮食安全和促进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作用和发展方向,以及生物安全管理和评价对策。

生物学及其生态系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生物与其环境之间的关系可能会因个别关键物种或生境条件的变化而改变。在转基因作物大规模上市之初,一些科学家预测它们可能会带来一些生态风险。不幸的是,一些担忧已经成为现实。根据十年的监测数据,研究人员发现,随着Bt棉花种植比例的增加,小害虫臭椿的数量也随之增加。从生态学角度来看,臭椿可能碰巧从棉铃虫的退出中获益,并占据棉铃虫的生态位。此外,美国学者比较了棉铃虫田间害虫种群在大规模释放抗虫棉前后对抗虫棉的耐受性,发现棉铃虫田间种群在大规模释放抗虫棉5-7年后进化出对抗虫棉的抗性。加拿大研究人员发现,外源抗除草剂基因已经整合并固定在抗除草剂油菜田附近采集的野生亲属的野生群体中。这种固定具有重要的生态意义,并有进一步传播的可能性。以上种种迹象表明,必须深入研究大规模应用转基因作物的生态风险。

美国生物技术的发展走在世界前列,也是转基因产品的主要生产国。然而,推断美国人每年消费大量转基因食品是毫无根据的。美国生产的大部分转基因作物出口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中国转基因作物的剩余部分主要用于生产和加工生物燃料和饲料,而直接用于食品的比例非常小。然而,中国的情况不同。如果转基因主要作物(如水稻、小麦、玉米、大豆等)。)在中国广泛传播,由于国内需求强劲,国内消费率非常高,直接用于食品的数量将非常大。中国人消费的转基因食品的平均数量将远远超过美国等发达国家,剂量往往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此外,以副食品为出发点的战略的实施本身就是把食品安全放在环境安全之上,迎合群众的关切,避免重而轻,结果是非常危险的。

转基因作物产品的进口已经对国内产业产生了影响,但仅靠开发抗生物因子作物的转基因技术是不可能有效应对的。转基因技术的研究和发展应着眼于提高产量和对非生物因子的耐受性。应当承认,转基因技术在增加产量和确保粮食安全方面的重要作用目前还不能排除,但转基因技术的局限性应该得到承认,它不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