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 日期:03-03
  • 点击:(1825)


最近,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发布了一系列关于科研人员工作和生活状况的调查结果。科研辅助人员生活环境的调查结果之一受到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科研助理是科技工作者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科学研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的研究助理和研究人员的比例很低。其中,低收入、晋升机会少和缺乏关注导致了整个行业人才短缺和严重亏损。

调查结果来自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在全国建立的500多个调查网站。这些网站是中国唯一针对科技工作者的调查系统。所有数据和信息都由一线调查人员收集。它们以其覆盖面广、布局合理、动态调整、科学规范而备受关注。长期以来,这一调查一直被认为是对中国研究者真实情况的真实而准确的反映。

二级职员=杂工?中国科协调查点的领导之一、安徽农业大学科技系的一名工作人员严大为非常“郁闷”,私下拜访了自己学校的几名科研助理。他问老师,“如果分数是满分,你会如何评价你目前的工作环境?”这个结果让他有点吃惊。“有些人得分最高,为1分,而其他人得分约为7分,但他们表达了对当前形势的不满。低收入、杂务和地位低下都是他们不满意的因素。”闫大伟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在闫大伟所在的安徽农业大学,科技助理的收入“约为每月4000-5000元,与科研人员的收入存在显着差异”。这种情况也可能代表该国科技助理的总体水平。然而,对于大多数分支机构和辅助人员来说,低收入和不太正式的人员配备仍然不是他们面临的主要困难。“领导不重视,工作内容复杂,难以确认”是影响科研助理积极性主要因素。

根据调查,只有一半(52.6%)的部门助理根据其工作职责的要求工作,26.2%由科研经理分配工作任务或由领导临时决定。

"辅助人员的工作职责确实不明确。他们的工作很杂。仪器设备的管理、实验教学、实验材料或仪器的采购、实验室的日常管理等都可能是他们的工作。他们对科学研究的贡献往往难以客观地反映和判断。”阎大为说。

对于一线辅助人员,他们的迫切愿望是尽快建立一种绩效评价方法来区分科研人员和辅助科研人员。评价的内容应当是工作任务的完成情况、工作成果和质量。

很少有推广渠道?非常“心满意足”

晋升空间小,职业发展渠道差是辅助人员面临的另一个困境。对科研助理没有特别的评估标准和程序。一般来说,他们遵循从初级到中级再到副高级职称的从实验者到高级实验者的序列,但是从副高级职称到高级职称的上升是极其困难的。

苏州大学实验室工作人员郭老师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职称对她和她的同事来说既重要又困难,“科研助理和同级科研人员之间的职称转换是不平等的”。闫大伟还表示,在安徽农业大学,技术助理的职称竞争非常激烈,转岗非常困难。因此,许多技术助理自嘲为“被遗忘的角落”,这引起了一些负面情绪。

在调查中,近80% (79.5%)的部门助理认为职业晋升机会相对较少。大多数o

在业内许多人的眼里,一方面,一些学校和实验室没有给科研助理以公平的科研待遇,另一方面,也存在一些科研助理需要提高科研水平的问题。然而,大多数辅助人员提高专业水平的机会并不多。

中国科协的调查结果显示,科技助理的在职培训机会很少。与教师或研究人员相比,科技助理缺乏进一步学习和培训的机会。根据调查结果,该部门43.5%的辅助人员报告说,他们单位没有科研辅助人员培训计划,27.9%的辅助人员从未接受过培训,只有28.6%的辅助人员每年接受一至两次培训。51.8%的技术助理主要依靠自己的探索或同事的帮助来学习或提高专业技能,20.9%通过所在部门的培训来提高专业技能,只有14.7%通过学校组织的培训来提高专业技能。

在采访中,苏州大学的郭老师还指出,科研人员经常有出国培训或交流的机会,这对科技助理来说是很难得的。科技助理也很难通过在职攻读博士学位来提高自己。

不满意?“重要性和重要性不匹配”的隐忧:根据中国科协公布的调查结果,78.2%的科研人员认为科研助理的角色“更重要”或“非常重要”,只有4.6%的人认为这个角色“不重要”或“非常不重要”;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1.6%的科研人员认为辅助人员最需要提高“岗位相关知识和技能”。10.9%的科研人员认为辅助人员不能胜任辅助工作,专业技能有待提高。66.8%的辅助人员反映他们在学校的地位和受尊重程度为“低”或“很低”。

一方面,每个人都认为辅助人员很重要,另一方面,辅助人员其实并不重要;一方面,科学助理觉得他们不受尊重。另一方面,科研人员对科研助理的能力和素质不满意。结果被昵称为“爱与杀”。

早在几年前,就有学者写了学术文章,分析说我国大多数科研团队负责人认为科研助理的服务质量不高,对工作不满意。与此同时,许多研究人员对“游手好闲”持否定态度,因为他们的工资低,地位低。现在看来,这种情况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中国科协相关负责人告诉《科学日报》,长期以来,我国高校缺乏建立专职辅助科研团队的意识。近年来,随着科研工作的快速发展,科技辅助工作的重要性日益突出,高校开始设置专职科技辅助岗位。但是,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大学层面,都缺乏长远发展规划和具体措施,无法对如何建设、建设什么样的支部和辅助队进行规划,造成支部和辅助队人员“工作重要、地位低下”的现象。(记者李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