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儿童”现象观察:育儿压力不该由家庭独担

  • 日期:01-18
  • 点击:(1301)


大城市“难以居住”,城市工作太忙,住房太紧.出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在一线城市,如北上官深和一些省会城市,一些年轻的父母选择把他们的学龄前孩子送回家乡由老人抚养。

与农村地区备受关注的留守儿童相似,城市“返乡儿童”也有同样的苦恼,名学龄前儿童缺乏家庭关爱和教育的支持。

社会应该更加关注这个群体,支持。无论父母是否在场,爱都不能缺席。在社会层面,应探索建立健全科学的育儿社会支持体系,以减轻家庭育儿压力。

为孩子感到内疚,为父母感到难过

每个家庭都有难读的书,尤其是在一线城市,生活压力更大。杨先生是北京的白领。春节过后,他不得不把两岁的儿子送回离北京300多公里的河北省邢唐县33,354的老家,因为夫妻俩都要去上班。

祖父母和祖母也不年轻。把孩子交给他们不仅让他们感到内疚,也让他们为父母感到难过。“真是无可奈何。在做出这个选择之前,我们也考虑了很长时间。”杨先生说这个家庭只有一套两居室的小公寓。请让保姆白天过来照顾它。保姆下班后会回来。他和他的妻子筋疲力尽了大约一年,都觉得坚持不住了。

把你的父母接到北京来帮助照顾你的孩子?杨先生和他的妻子也考虑过这种方法,但是首先,房子小,父母勉强住下来,五个人都很拥挤,其次,父母不习惯生活,很难适应北京的生活。

记者采访了北京和上海许多“返乡儿童”的父母,发现这些家庭的房子大多是两居室,面积从40平方米到90平方米不等。如果父母双方都有孩子,抚养孩子就很难养活他们。如果父母双方都来了,有5个人挤在一起,特别拥挤。

由于一线城市的保姆和托儿所收费过高,有些家长不得不将孩子送回家乡。丁先生在深圳的一家私营企业工作,他把一岁多的女儿送回了她在四川的家乡。“不是不想带孩子,是付不起保姆的钱。保姆每月花费8000元,而且只在白天。”丁先生说,这对夫妇的月收入接近3万元,但扣除抵押贷款和保姆费用后,剩下的钱不多了。“最好把孩子们送回他们的家乡,我们会把钱寄给保姆给父母。”

《北京市托幼服务问题和对策研究》显示,根据北京居民的需求,64.1%的家庭希望子女“在3岁前接受早期教育”,34.9%的家庭希望子女上“幼儿园”,21.2%的家庭希望在“离家近、合格的托儿所”,20%的家庭希望提供“社区公共早期教育”,14%的家庭希望去“更着名的早期教育中心和机构”。

祖父母不能完全取代他们的父母。

记者发现孩子们“回家”后,他们会表现出完全不同的精神状态。

有些孩子养成了很难改正的坏习惯,因为其他世代溺爱孩子。北京居民刘说,这个孩子已经在家乡呆了很长时间,现在已经3岁多了。他还需要成年人来喂养他。老人会买孩子们想要的任何东西。如果他们不满意,孩子们会滚得满地都是,让这对夫妇头疼。

由于缺少父母陪伴,一些孩子变得更加害羞和不确定。北京的鲁珉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告诉记者,与她自己一方抚养的孩子相比,她祖父母抚养的另一个孩子的自尊心和内向程度相对较低。例如,如果你带你的孩子到街上和同事打招呼,他会躲在你后面。当陌生人来到这所房子时,他们必须躲起来。当孩子们表达他们的观点时,他们也相对不确定。

秦女士在北京工作,她说她家乡的空气很好。北京的秋天和冬天太干燥了,尤其是在空气污染严重的雾霾中,她的孩子不习惯这样,所以她每年秋天都会把他们送回广西老家

“返乡儿童”群体在一些大省会城市也很常见。例如,安徽省合肥市的程女士下定决心要把她5岁的儿子送回她在河南省单城市农村的家乡,只是在去上小学之前才把他带回合肥。程女士的丈夫每年有7个月的商务旅行。她必须工作并照顾她的孩子。她实在太忙了。

"孩子越小,日常陪伴形成的精神教养就越重要."成长教育家蓝海说,年轻父母应该特别注意这样一个事实,一般来说,在0-6岁期间,父母的教养几乎可以塑造孩子的心理特征、个性特征和人际交往模式。这种微妙的差距使得祖父母实际上无法完全取代他们的父母。

为儿童保育建立一个社会支持系统

专家认为父母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可能不在场,但他们的爱绝不能缺席。城市中“返乡儿童”的背后是家庭作为一个整体所承受的巨大父母压力。为了减轻这种压力,我们需要政府、市场、家庭和其他各方共同努力,建立科学合理的育儿社会支持体系。

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中心主任康利英指出,父母最好抚养孩子。如果父母没有时间,他们必须考虑祖父母是否有能力抚养孩子。有人建议父母应该和他们的祖父母一起制定计划,参与孩子的抚养,和孩子多交流,包括面对面和视频。父母不应该把孩子的教育和成长交给祖父母,因为他们工作繁忙。

北京市民杨先生告诉记者,每晚回家后,夫妇俩都会通过视频和儿子聊天,通常每月开车回老家一次,和儿子一起过周末。

黄佳亮,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社会与人口研究所副所长,认为城市“返乡儿童”问题的背后是家庭作为一个单位所承受的巨大父母压力。为了减轻这种压力,我们需要从家庭、市场、政府等方面综合努力,共同建立科学合理的社会父母支持体系。

根据北京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段婷婷的说法,近年来北京人口经历了有性生殖的波段高峰。流动人口正在迅速增长。3-6岁儿童的入学名额很紧张。许多公立幼儿园取消了幼儿园或家长班,幼儿园服务资源日益稀缺。此外,托儿所和幼儿园的服务质量参差不齐,一些机构收费较高,很少有机构能够同时提供托儿和教育服务,难以满足家庭,特别是双职工家庭的托儿需求。

黄佳亮建议,在政府一级,应鼓励幼儿园或其他社会力量建立幼儿日托服务,应增加财政支持,并应逐步建立0-3岁儿童支助服务系统。在市场层面,鼓励和规范儿童小型餐桌托管模式的发展;在社区和家庭层面,我们可以探索在同一个社区建立多家庭幼儿互助组织,或者学习日本等国家婚姻法和其他方面对全职家庭主妇的保护,使妇女能够在一段时间内重返家庭,而无需考虑经济和社会保障的压力。

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放宽,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紧迫。一些接受采访的父母报告说,近年来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已经被释放,但他们根本不敢生育。“一个朋友生了两个孩子,把70平方米的房子分成四个房间,客厅只有6平方米,这非常拥挤和压抑,”一位家长接受采访时说。

目前,世界各国越来越重视儿童保育服务的发展,并将儿童保育服务视为政府责任的一部分。中国也应该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同时形成自己的特色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