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屡陷罗生门,AI能为疫苗做点什么?

  • 日期:01-12
  • 点击:(660)


疫苗是一个好行业还是良心问题?

几天前,长寿疫苗案引发了新一轮酷刑。微博上的谢娜和章子怡以马宝的身份提问。这一事件开始经历二次发酵。“怎么会有问题疫苗?这怎么可能?”

几年前山东“有毒疫苗”的阴影还没有完全过去。几年后的今天,假疫苗再次上演。我们如何才能真正为疫苗行业做些什么?

从癌症疫苗伤口到个体化癌症疫苗

2006年6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咨询委员会一致批准了允许梅尔卡多宫颈癌疫苗上市的提议,标志着人类癌症战争的新阶段。

打开百度搜索“癌症疫苗”一词。我们看到的消息基本上是炫耀癌症疫苗的神奇效果。诸如“癌症疫苗取得了巨大成功”、“癌细胞100%破坏”、“治愈率高达97%”等标题比比皆是。然而,情况并非如此。传统的“癌症疫苗”已经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努力,从早期的概念到目前的临床试验。然而,与其他免疫治疗方法相比,癌症疫苗的临床实验结果仍不令人满意。

研究人员面临的瓶颈之一是许多癌细胞突变是“患者特异性的”,这意味着发生在患者甲身上的突变可能根本不会在患者乙身上重现。因此,仅针对癌细胞的“常见突变”开发的疫苗通常具有不令人满意的实际效果。精确医疗的概念已经讨论了两天多,免疫疗法是预防人类疾病的最重要手段之一。据推测,如果将两者结合起来开发一种个体化的癌症疫苗,会不会大大提高癌症疫苗的效果?

目前,基于实验室中的下一代测序(NGS)技术,科学家已经能够理解小鼠的特定突变,这些突变产生的新表位(抗原和抗体结合的地方)基本上可以被CD4和辅助性T细胞(免疫细胞之一)识别。实验结果表明,针对这些新表位开发的疫苗能有效控制小鼠晚期肿瘤。

照片来源:K.SUTLIFE/SCIENCE

人工智能进入,个体癌症疫苗应该交叉什么?

小鼠实验的成功引起了生物公司对癌症疫苗的极大兴趣。然而,从实验室到诊所的过程相当长。那么,从老鼠到人类,疫苗的转化到底需要跨越什么?

1。人类肿瘤细胞的突变太复杂了。

如何找到癌细胞的突变部分?有人建议用基因测序的方法全面测量癌细胞的基因谱,然后将癌细胞的基因谱与正常细胞的基因谱进行比较,以识别突变部分。虽然这种方法听起来可行,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主要是因为,首先,肿瘤本身是一种遗传病,肿瘤细胞的基因会不断变异。因此,不同时期测得的基因组不同,很难通过统计得到准确的细胞突变数。其次,即使能准确地发现突变,我们也无法知道数百种突变中的哪一种能激活免疫细胞分泌抗体,从而抑制癌细胞的生长。

肿瘤细胞突变的复杂性已经完全达到了人力无法解决的程度。因此,如果我们想知道哪种突变可以用来制造疫苗,也许可以使用机器算法。目前,死亡的人工智能预测、乳腺癌的人工智能预测等预测算法不断出现,其准确性一直朝着越来越高的方向发展。预测算法能否应用于癌症疫苗的开发已经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美国帕克肿瘤免疫治疗研究所和纽约癌症研究所引入了机器算法,并计划了一场计算机程序竞赛,以探索来自肿瘤患者的数百种癌症信号中的哪一种可能发展成为触发免疫系统在未来攻击肿瘤细胞的关键因素。

然而,根据相关专家的估计,该预测算法的准确率不会超过40%。该行业对算法预测的规则知之甚少,而且由于机器学习的“黑箱”问题,没有人有资格进行guara

首先,根据德勤的数据,一种新药在2017年成功上市的成本已经上升到20亿美元。然而,制药公司通常只保留6-10年的利润期。在盈利期内,制药公司必须赚取足够的利润,否则后续的研发将无法持续。所以很自然,当个体化癌症疫苗成为现实时,公众将不得不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2008年,惠氏7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在中国上市。完成四次注射花费了3400元。当时价格非常昂贵,但是许多父母仍然愿意为他们孩子的健康买单。我想我们都知道批量生产和定制生产的区别。我们过去使用的疫苗都是成批生产的,每个人都接种了相同的疫苗。然而,如果将来出现个性化的癌症疫苗,每个人都将享受定制的疫苗服务。每种疫苗都是不同的,由此造成的价格差异是可以想象的。

此外,这是一个制造周期的问题。为了实现癌症疫苗的个性化服务,医疗机构必须对疫苗接种者逐一进行精确的疫苗生产。因此,从发现细胞突变到使用疫苗,病人必须经历很长的等待时间。根据目前临床试验获得的数据,无论哪种疫苗类型(包括多肽、核糖核酸、脱氧核糖核酸质粒等)。),从突变发现到疫苗开发到疫苗临床应用的过程需要3-4个月。研究人员表示,他们预计这一时间将在未来减少到一个月。然而,与你在医院挂断电话后立即接种疫苗的时间相比,这一时间仍然有点长。

3。个体化癌症疫苗不可能在短期内纳入医疗保险。

医疗保险的全称叫做基本医疗保险,但人们往往只注意“医疗保险”这个词,而忘记了“基本”是第一位的。因此,这意味着高端医疗相关费用原则上不由国家报销。回到癌症疫苗,个体化癌症疫苗真的是高端医疗保健吗?aixdlun的分析师苏阳英认为“计算”。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首先,个体化癌症疫苗使用高端技术,如人工智能技术和尖端生物技术。其次,精确的疫苗生产是一项高端服务。

此外,虽然许多抗癌药物已经进入我国医疗保险的范围,但新型抗癌药物的研发速度很快,市场上有很多新药,还有很多药物在等待医疗保险,所以即使开发出个性化疫苗,医疗保险的后续工作也需要很长时间。

为什么高端药物很难进入健康保险?原因是我国仍然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控制高端药物的价格。只有那些拥有自己高端药物研发水平的国家才有能力让国家抗癌药物进入医疗保健领域,如美国、瑞士、日本等。另一方面,目前中国只有一家制药公司进入500强,主要生产低端药物。因此,这创造了一个非常现实的局面。当中国没有同类高端药物可与之竞争时,价格控制资本自然会流失。如果一种新的高端药物,如个体化的癌症疫苗,在未来被强制纳入健康保险,居民的月薪可能无法支付健康保险。

接种Saas平台:不要下一个三聚氰胺

技术问题很简单,但技术以外的问题很复杂。疫苗流通和接种安全没有得到有效的管理和控制,尤其是由人为管理因素造成的疫苗安全事件频繁发生,直接使公众对疫苗接种的安全性产生质疑。特别是,过度消耗公众信任将很容易导致企业陷入“塔西佗陷阱”。那么,即使企业将来真诚地生产真正的材料,它也将像三鹿多年前给公众带来的阴影一样,那时公众将不再选择相信。

公众对疫苗事件特别敏感。一点点麻烦就能引发一波问责浪潮,更不用说批量欺诈等重大事件了。如何解决当前公众与公共卫生行业之间的信任危机?

没有人希望这种疫苗事件发展成下一种三聚氰胺。疫苗使用后,他们只希望疫苗会更好而不是更坏。